人物资讯>>正文
发现:隐居大山六百多年的蒙古族“茶农”
2018年01月30日 15:27
来源: 成吉思汗  作者:佚名
  
【隐居普洱无量山,世代为茶农】  

    这是一支隐居在普洱的无量山深处的蒙古族茶农,他们建国后就被登记为蒙古族,他们身份证从刚全国印发第一代居民身份证就开始清一色写着蒙古族。

    几百年来,他们很少走出这片大山,他们世代以种植采摘茶叶为生。2016年,他们的村落首次通了公路。


 
    这就是位于云南普洱市思茅地区镇沅县振太乡一个叫铁家坡的蒙古族村寨。
  
    这里居住着26户,140多姓铁的蒙古族。他们是西南蒙古族中较为独特的一支。

    振太乡铁家山,这是一个犹如世外桃源的蒙古族村寨,它属于思茅地区镇沅县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振太乡有着"世界野生茶树王之乡"的美誉,这里居住有汉族、彝族、傣族、回族、蒙古族、哈尼族、拉祜族、苗族、白族、满族、傈僳族等14种民族,是镇沅县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乡。



    据了解,从茶马古道的源头零公里出发,有6条茶马古道 ,分别通向北京、西藏、缅甸、越南、老挝等地,再转口其他国家。这6条茶马古道中最主要的有2条,即官马大道和藏马大道,经墨江、玉溪、昆明到北京的茶马古道即官马大道,普洱人称为前路;而从普洱出发,经景谷、景东、大理、丽江到西藏的茶马大道即藏马大道,普洱人称为后路,振太乡就属于茶马古道的后路。

    藏马大道从普洱出发后,经过宁洱千刚风雨桥,贴着无量山进入景谷,镇沅,然后沿着大无量山,一直往北,过大理进丽江,穿过莽莽横断山脉进入藏区。



【西南铁改余同族同源,家谱主体相同】  

    关于铁家的历史,据振太乡兴隆小学教师铁昆说,早在清末民国初,铁家坡始祖余振太第六代,"天"字辈又全族"余改铁",恢复"铁"姓。居住地也以"铁"姓命名,称铁家山(坡)。建国后,他们的户籍一直登记为蒙古族。

    铁家山一位年长者介绍,1368年,元顺帝退出大都(今北京)到了应昌(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西达诺尔附近)。铁氏族人不愿随元顺帝北还,取道四川前来投奔云南的梁王。途中遇到红巾军追捕,逃到大渡河泸定桥附近,追兵紧逼、形势危急,于是决定更名易姓、分散逃避,但一时又想不出适合的姓氏。后来看到河里不少游鱼,认为是吉祥之兆,便改姓为"鱼",为区分主仆关系,把嫡系改为"余姓",把女婿家由金姓改为"俞"姓,奴婢则改为"于"姓,并统一把籍贯由应昌府改为应天府,全家渡过泸定桥分散逃难不久,明朝军队就尾追到大渡河边,盘问河边种地的人是否见过一群姓铁的人过河,种地人说,只见拿鱼的,没有姓铁的,明军没有再继续追赶。



    据铁家坡姓铁的老人介绍,家族分散逃难后,有一部分潜留四川,有一部分逃到大理,后又从大理迁到今景东县景福乡乌木山,这一部分人中有的定居在接近沙坑河的冷窝,一部分人暂住在景东城东面的龙箐,一直住了十代人,当傣族土知府陶府家的庄户,看管仓库。清咸丰以后,陶府衰败才又迁到镇沅振泰乡草皮街。初逃难来没有田地,生活困难,只得四处乞讨。因受不了别人耻笑,再次迁到山沟里栖身,先是迁到界牌山头,后又迁到河边定居,迄今已10多代人。

    老者接着介绍到,新中国建立后,铁家山的人就全部恢复了蒙古族称谓,同时将余家坡改为铁家村。因过去不敢暴露族源,服饰婚丧习俗与汉族同,盛行与外族通婚,但仍牢记着自己是蒙古族的后代。

    "余改铁"蒙古族追其原因很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区别其他民族的余姓,清末,随着其他民族的余姓进入普洱地区,在先祖余振太的倡议下,集体恢复为铁姓,直到新中国建国后一直户籍注册为蒙古族。从铁改余姓,然后余改铁姓,证明了他们是蒙古人的执着,也使得自己家族与汉族或其他民族的余姓有了明确的区分。



【铁姓是世居云南的蒙古族,国家有数据】  

    根据云南蒙古族研究会提供的资料显示:普洱市(原茅思地区)镇源县的蒙古族和玉溪市通海县兴蒙蒙古族乡的蒙古族同胞一样,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民族识别工作中,一直登记为蒙古族。全国第二、三、四、五次人口普查公报都被公布为蒙古族。

    这个偏居大山深处的蒙古族,因居住在无量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几百年来一直不被内地蒙古族熟知。 

    2015年元月,笔者和昆明余少凯先生、长春作家余凡先生三个人历经一整天盘山路从思茅县城到振太乡,第二天遇到铁家坡蒙古族,他们喜极而泣说:"第一次看到内蒙古老家亲人",可见他们几百年的思乡之情多么深厚。2016年,铁家坡通了公路,内蒙古鄂尔多斯成陵管委会的布仁巴雅尔先生慕名来到铁家坡,受到铁家坡蒙古族同胞热烈接待!
责任编辑:张阳
延展阅读